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官网:【注:来电咨询,13764922280;来访预约,300元/小时-3000元/小时】本所首席律师、合伙人孙随勤受邀在上海电视台《案件聚焦》及东方电台栏目作客,深入剖析了当前婚姻家庭、房地产、房屋拆迁、公司法、交通事故、刑事案件、海事海商等相关领域的法律问题,为您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孙随勤律师 137  6492  2280.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婚姻家庭 >>离婚赔偿

全世界约1%人口过无性生活

[时间:2012-04-03]

[导读]任何违反某种标准和规范并且威胁现状的事物出现,都会遭取笑和取缔。无性人群不得不面对的种种反应,正说明我们生活的社会是多么缺乏教养、思维狭隘,对性是多么不开放。

转播到腾讯微博
全世界约1%人口过无性生活

全世界约1%人口过无性生活 乐在其中恳求理解

  安妮特现年47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她说:“这是因为我善于照顾自己,而且没有丈夫和孩子的烦恼。”

  她住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城市市郊,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助理。“我的工作让我觉得过无性生活是多么幸福,我目睹了太多离婚案件,这个无聊的地方充斥着丑陋的事情:她的丈夫为了他的男友而离开妻子,诸如此类。”

  据英国《观察家报》报道,全世界约有1%人口过着无性生活。他们从来没有对性产生过兴趣,将来也很可能不会。

  旧金山人戴维-杰伊2001年建立“无性关注和教育”网站,目前已吸引5万多名会员。他说,“无性”不是对性的的压抑,它是一种独身状态,只是没有性生活。他坦承,自己在青春期里从来没有性冲动。

  “当我跟父母说到自己的无性生活时,他们立即劝我释放自己,”杰伊说,“我想,他们大概很难想像,其实我觉得无性生活很幸福。”

  无性生活令人“着迷”的一点是,它揭示了“性”的丰富多彩。24岁来自西部乡村的内思自称是一个“泛浪漫主义的无性人”。自青少年时期她就知道自己没有性欲,但直到最近才知道有一个专门术语“无性”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她也喜欢用“性别模糊”来形容自己:无法界定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

  “有时我觉得自己更像个女人,有时又完全不是,”她说,“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魔幻世界,我希望随着我的感受自由改变自己身体。当然,那是幻想。”
 
找律师就找上海好律师|上海律师事务所|上海律师法律咨询|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房地产律师|咨询就咨询浦东离婚律师|律师咨询|上海交通事故律师|更多法律问题请登陆 http://www.hao-lawyer.com或直接拨打13764922280孙随勤律师,本站文章由上海律师事务所独家发布,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社交雷区

  在新近拍摄的一部纪录片《无性》中,导演安吉拉-塔克做了一个调查,请受访者告诉她,“无性”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一名女子犹豫地回答:“我想……苔藓是无性繁殖?”另一名受访者提到了蝌蚪。

  公众对“无性”缺乏了解,这给无性人群带来困扰。安妮特一直单身,她对这样的生活十分满意,可周围人却对她侧目相看。比如,当地教会组织的一个朋友曾祈祷,求上帝赐给安妮特一个丈夫;她的一个亲戚显然对安妮特的长期单身生活十分不解,于是偷偷为她在婚介所报了名。多年之后,她还经常收到婚介所发来的资讯。

  此外,她不得不经常面对一些常人不以为然的社交雷区。比如,她和同事聊天时,往往找不到共同话题。她想说说政治,可同事们总是喋喋不休地爆料丈夫的“糗事”。

  其他无性人大都有类似烦恼。来自曼彻斯特的20岁生物学专业学生布里尼说:“生活在一个以浪漫情调和性生活为最高理想的世界里的确很困难。目前对我生活影响最大的是,人们的话题中充斥着性和性吸引,我实在不想加入其中。”

  苏齐-金是英国交友网站“柏拉图伴侣”的创始人和心理咨询师。她说,她的病人经常抱怨,咨询界对无性人缺少关注和了解。“心理咨询界总是希望"治疗"无性人,让他们变得有性冲动。可并没有多少人关注无性人真正的心理和情感需求。”

  孤独大概是无性人群最普遍的负面情绪,在互联网普及之前更是如此,他们无法在匿名的保护下找到心灵沟通者。性,只构成恋情的一部分,但如果它被视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那么那些不愿有性生活的人们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他们不可能有恋情。

  金因为一个试图自杀的病人才于2007年建立“柏拉图伴侣”网站。那人极度孤独,觉得未来没有人会愿意与自己发展一段无性恋情。后来,金为他介绍了一个同样不希望有性生活的女性,才让他走出心灵困扰。

  布里尼说:“你无数次听到人们这样说:“我痛恨我的工作,可是一回到家,回到丈夫(或妻子)的怀抱,就觉得一切值得。”

  “有一阵子,我非常担心,自己永远不会有一个家庭,那该怎么办?我的理想生活是:和好朋友生活在同一建筑物里,过着社区式生活。可是朋友们渐渐长大,分别有了各自恋情,这样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不可能。我有点嫉妒有些人,他们愿意为某个人付出一切,而那人也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而我只愿意和朋友进行柏拉图式的情感交流。”

  “柏拉图伴侣”网站吸引的不仅是无性人群,还有因受伤而无法有性生活的人。不管何种原因,网站传达的核心思想是:不能因为你不想要性生活或不能有性生活而孤独一生。

  渴望理解

  英国华威大学学者马克-卡里根认为,无性生活的凸显是对战后消费主义、性解放和嗑药文化的反应。“我接触的大多数无性人反映,父母一代很难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反倒是祖父母一代更容易接受,”卡里根说。

  “我怀疑,只有当性成为公众话题、被广泛议论、不再隐形时,缺少性吸引才会变成一个问题,”卡里根说,“当性还属于隐私时,"无性"这个词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无性人也不必找一个词来界定自己的身份。”

  苏齐-金同意卡里根的观点。她说:“任何违反某种标准和规范并且威胁现状的事物出现,都会遭取笑和取缔。无性人群不得不面对的种种反应,正说明我们生活的社会是多么缺乏教养、思维狭隘,对性是多么不开放。”

  来自苏格兰的21岁姑娘罗拉青少年时期就知道自己没有性欲。“上学时,其他女孩13岁就开始谈论性冲动,而我根本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在她现在工作的酒吧里,她经常成为顾客谈资。“我几次向他们解释我不想要性生活,但他们只是说:“嘿,那是因为你还没跟我干过,亲爱的。”最后,我只能闭嘴,这样更容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