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官网:【注:来电咨询,13764922280;来访预约,300元/小时-3000元/小时】本所首席律师、合伙人孙随勤受邀在上海电视台《案件聚焦》及东方电台栏目作客,深入剖析了当前婚姻家庭、房地产、房屋拆迁、公司法、交通事故、刑事案件、海事海商等相关领域的法律问题,为您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孙随勤律师 137  6492  2280.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刑事辩护 >>新闻资讯

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杨丹青法官枉法判决违法执行的报复

[时间:2013-06-06]
法律不是绝对的公正,不公正的部分往往是涉及政府利益及关系利益

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杨丹青法官枉法判决违法执行的报复

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杨丹青法官枉法判决违法执行的报复#江苏农民拆迁遗留后患无穷,书记和法院帮凶陷害,抓、关,漫漫上访5年载,至今未有人理睬,13584181743电话可以和本人联系,不敢出门,住宅监控、停电、暗无天日,老百姓咋活啊?和法院斗要整死我!!!

  由于无锡市(2006)锡滨民初字第0589号、(2007)锡民终字第0038号、(2007)锡滨执字第00404号、(2007)锡民一监字第118号,法官在审理该案时,违背法律事实,程序违法,法律关系混淆,导致被告俞建华家的一套没有两证的小户型房产被侵占,该房内的家电等生活必须品的合法财产(五卡车物品)不明去向,被逼无奈之下,今向上级领导反映事实如下:

  一.原告俞丽珍诉求的农民安置房目前“尚无两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七条第六项规定:“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该规定属于强制性法律规定,法院无权通过房屋确权之诉而处理该安置房。

  二.原告俞丽珍诉求的是继承、析产,对于“两证”不全的房屋是不能依法继承和析产,而法官在处理该案时,回避继承、析产这一事实,并且误导被告以确权的形式处理了与本案毫无关联的拆迁安置纠纷。退一步讲,即使你用权力来处理安置纠纷,那就应该依法将拆迁安置行政部门作为报告。

  三.被告俞建华提交了所有证据,根据《继承法》第十三条的分配原则: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抚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其次,有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抚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俞丽珍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一事实。(详情请看滨湖法院的2006417日、426日庭审笔录)

  四.本案的被告刘其平、俞磊没有继承的权力,在市中院庭审时提出疑议,法官回避这一事实。

  五.本案一审合议庭法官(杨丹青),既是审判员,又是执行员,在两次合议庭都未见本人到庭,在执行此案时,超过时效,没有任何申请执行的文书来告知被执行人俞建华,而是违反《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第二百零三条、第二百二十一条,采取不通知被执行人到,偷偷执行后,还动用权力非法抓人的手段,来迫害被告刘其平等。

  综上,法官在处理此案时没有把法律法规和百姓的利益考虑清楚,而是动用权力偏袒一方,伤害一方,制造出冤假错案,给被告俞建华家带来很大的伤害,为此,我恳求上级领导能关注一个小老百姓的呼声,对此案能调查核实,还我家一个公道!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2006)锡滨民一初字第0589号判决一案)法官(杨丹青)在处理该案时既是原审审判员,又是执行员,俞建华今向上级领导反映杨丹青枉法判决,违法执行,非法拘禁迫害当事人。

    2006320日,俞丽珍将俞建华等告上法庭,要求将俞建华一家的农民安置房进行继承析产。滨湖法院立案后,由法官(赵文清、勇立宇、杨丹青)组成合议庭,自20064月到10月共庭审6次,合议庭2次均有三人到庭,但其中一人不是杨丹青。20083月底的一天晚上,杨丹青与俞丽珍的律师来我家,讲:“法院4次邮寄执行令,你家都没人,现只能亲自来。”我们回答:“北京、南京的邮件我们都能收到,为何近在此地的邮件都收不到,况且刘其平做环卫工,每天都在家。”杨一听事件露馅,赶忙支开俞丽珍的律师,改口就讲:“本案是有问题,你们能否改日来法院沟通一下。”说完就留下电话号码和名字,看到杨丹青的姓名,我们很惊讶:“你就是杨丹青,合议庭2次怎么没见你本人?”杨当时也很惊讶的说:“我是合议庭成员吗?”他立即翻开判决书一看,就不吱声。这其中的缘由只有他自己知道!

    200848日,杨发传票传我们唤到庭谈话,我们去了后,就强调了本案是错案,俞丽珍诉求是遗产纠纷,而不是拆迁安置纠纷,你是法官,应该有法必依,同时声明你既然是合议庭成员,为何没有到庭,现在又是执行法官,你应该回避?杨对我们提出的疑问避而不谈,而是用手中的权力回答我们,要求我们签字,我们要求笔录一式二份,被杨拒绝,为此我们也拒绝签字,杨随即就讲:“再找俞丽珍调解,如果不行,就把你们夫妻二人铐起来。”……

    20107月下旬,杨第二次来我家,讲:“本案要执行,我给你们三点方案:1.强制执行。2.知道你们这几年上访,财力花了不少,开个条件,进行补偿。3.如果你们申诉赢了,房子再还给你们。”我们当时回答:“1.错误的判决还要强制执行,这是你们的权利,我们无法阻挡。2.本案当事人(刘其平、俞磊)没有继承的权力,俞丽珍属于诬告,你是法官,应该追究责任。3.明知是错案,何谈司法权力的正义。此次谈话我们还是拒绝签字。”

    2010820日晨,刘其平因有事回趟苏北老家,突然接到邻居电话说,你们的房子被强制执行了,当时小区声势很大,有公安、法警、城管等,我们当时很奇怪,你杨丹青是知道强制执行必须要通知被执行人到场,为何不通知俞建华到场?是不是怕俞建华到场后让众人都知道,这是弄权执法的错案。

    2010826日,杨丹青再次利用法院的公章,乱贴公告,要求我们搬东西,杨明知强制执行都没有让我们到场,况且门锁已换掉,我们无法进去,而且室内物品是否被搬走,我们不知,是否有意陷害我们?枉法判决,违法执行,我们一直忍耐,没有任何对抗行为,但对这不公正的判决、执行,我们肯定不服,为此,我们一直向上级有关部门写信,反映事情真相,可没料到,杨丹青知道后,采取以权代法的措施,于2010921日早上820分左右,将正在景丽东苑小区做保洁工作的刘其平用掐喉的方式抓进拘留所,没有任何手续,关押15天。在关押刘其平的同时,又串通媒体,通过江南晚报(927)虚假报道,诬陷我们换锁,我们知道后,要求查明事实真相(证据),俞建华到市中院、市检察院要求立案处理此事,遭拒绝,杨丹青知道后,又于20101018日张贴公告,威胁我们要坐牢(判刑),如果说杨丹青依法办事,为何不实事求是?明明媒体报道820日已全部执行完毕(详情看927日江南晚报对法院的独家报道),那么20101113日的(无锡新闻)媒体报道(执行进行时)如何解释呢?

    2011127日,为了祭拜父母的在天之灵(父亲是在该房中去世的)遗像就在该房中,我们知道,俞丽珍是不会让我们进门的,因此,就通过媒体(江苏教育台)叫俞丽珍开门,让我们全家拜祭一下,谁知,到了俞丽珍家,她起先是同意,后接到电话就故意拖延时间,不愿去开门,我们当时也很恼火,记者就劝我们回避,等了将近2个小时后才知道杨丹青法官也来了,记者要采访他,被拒绝,最后,我们还是没能够到父母的遗像前祭拜一下他们的在天之灵,作为杨丹青法官,难道我们的家事都是俞丽珍让你来管的吗?你身为法官,为何偏袒一方,损害一方,你对得起公平正义的国徽吗?

    网上所看到的(2007)锡滨执字第0040号和(2010)锡滨复执字第0089号,杨丹青法官是怎么瞒上欺下来结案的?.俞建华一家的合法财产(包括生活用品)都在杨的权力下消失了,难道真的就案结事了了吗?201135日晚8点,俞建华家门外一直有不明身份的人骚扰。36日,有不明身份的人到刘其平的老家(苏北东台)私闯名宅,吓唬两位老人。37日晚,有目击者看见不明身份的人把俞建华家的民用电闸拉掉。不明身份的人当场与目击者吵架。后传说纷纷,是来抓刘其平的,为何要抓刘其平?是不是杨在幕后操纵,认为一抓就能事了了吗?

    201148日,大法官王胜俊院长讲:“努力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像杨丹青这样的法官,滥用司法权力,无视司法公正,我衷心的恳求上级领导能彻查此事,以明真相。

  

  各位乡亲,居民: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俞建华。原住在长桥槐树下,拆迁搬迁到这幢房子(69302室)官司在身已有四年,其间的苦难,不亲身经历是难以理解的——亲人的不解,使我叫天不应,喊地不灵,始终生活在官司的阴影之中,为此我一直上访寻求一个公平、公正的解决之道。

  下面我就把法院对我家不公平的判决列项如下:

  1:俞丽珍要求对四套安置房要求继承、析产。法院为了帮她拿到安置房,同一案子处理了两起不同的案件。(1)继承、析产纠纷(2)拆迁、安置纠纷

  2:滨湖法院凭哪条法律规定,可以将户籍不在拆迁房屋内的俞丽珍定为安置对象?如果嫁出去的女儿都可以拿30个平方,那无锡市拆迁管理文件 法院只能把它当废纸,不依法办事。

  3:在庭审中我提出爸爸的存款在商业银行,法院查了都不给我份,都给俞丽珍。

  4:在庭审中,俞丽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尽到了赡养义务,为何房子、钱都是她的。

  5:在原来老房的建造和装修,我都有证据,法院都不理睬。

  6:俞丽珍将我妻子刘其平 儿子俞磊告上法庭。他们没有继承权,是不可以作为被告的,这个侵犯了他们的权利。

  7:现在这个房子还没有产权证,俞丽珍让法院来评估,费用还要我们来承担,还有没有王法?

  8:执行法官杨丹青是合议庭成员,没有看到他参加合议庭。现在又执行此案,这是什么行为,大家评评理。

  9:滨湖法院将我名下的5.15平方奶奶名下的6.13平方都没有征得我们的同意,就私自滑到俞丽珍名下,太放肆了。

  10:滨湖法院执行书上写的是婚姻、家庭、继承纠纷,难道我和俞丽珍是夫妻关系吗?

  10:现在俞丽珍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那我就准备,只要我在一天,俞丽珍就别想得到这个房子。既然他无情,我就无义。

  

  综上,各位父老,乡亲们。世上哪有这样的女儿?父亲尸骨未寒,就把98岁的老奶奶和11岁的侄儿告上法庭。望你们一直关注这场兄妹的血案吧。

  以上句句属实!!

   日期:2010728

  拆迁引发遗产纠纷,司法不公导致冤假错案

  

  20043月份,由于《二路一公园》建设的需要,位于无锡市滨湖区蠡湖街道长桥槐树下9号列入拆迁范围。当时是根据无锡市锡政办发178号文件进行实施的,以户籍为准,人均30㎡,不论原房屋面积大小来计算安置房,因此我家(槐树下9号)祖孙四代,共安置了270㎡,购买了48.64㎡,由于安置房的建造速度跟不上,我家于2004831日先安置2套小户型房,面积各为81.87㎡。20051221日,父亲生病时安置一套户型63.28㎡,父亲去世10个多月后,于2005128日又安置了91.62㎡的安置房(其中政策享有的面积为42.98㎡我购买了48.64㎡)。

  

  20063月份,也就是父亲去世一年多后,俞丽珍通过村书记(沈德祥)的幕后操纵,以遗产形式将我们全家告上法庭,滨湖法院2006320日立案后共庭审6次,通过庭审证据,长桥社区在2005121日证明“俞友良(妻已亡)有一子一女。”当时俞友良还在世,长桥社区为何出此证明,目的何在?2006420日,蠡湖街道拆建办公室《情况说明》认定当时“俞友良家拆迁共安置的是4户人家,长桥社区居委很清楚。”为此,我们就去找村书记沈德祥问该四户人家是怎么成立的?村书记一口否认,只声明:“你们搞不过法院。”通过20061124日的判决书载明:“俞友良委托沈德祥签订安置协议。”一事,当时拆迁时,俞友良一切正常,有儿有女,他会委托沈德祥签字吗?况且整个庭审中,都没有看见沈德祥的证人证言、委托书,何谈委托一事?这明明是造假。

  

  时间再回到2006417日第一次庭审中,法官赵文清讲:“该四套房屋没有两证是不能处理,只能处理原房屋的补偿款。”但后来还是处理了,该四套房屋。身为法官赵文清明知处理的不是遗产纠纷,而是拆迁安置纠纷,为何不依据锡政办178号文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已婚嫁,但户口未迁,不定期居住。”不能作为安置对象,俞丽珍户口既不在拆迁地,也没有居住在此地,为何判决载明:“俞丽珍享有30㎡安置权,继承22㎡产权份额,共52㎡。”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法官在没有征得俞建华和吴菊秀授权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判归吴菊秀名下的6.13㎡和俞建华名下的5.15㎡强行划拨到俞丽珍名下至此一套63.28㎡的房屋完属俞丽珍名下。赵文清法官判决一会强调“安置权”,一会儿强调“产权份额”,你到底依据的哪条法律可以强判一套没有两证的农民安置房给俞丽珍,这其中的缘由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吗?

  

  20071月份,无锡市中院主审法官(薛崴)讲该案有问题,俞磊不能作为当事人,我们当时也提出,既然是遗产官司,就应该把我们的共有财产分开,查明俞友良的遗产有多少,况且我们也提供了证人证词,其结果在2007320日,无锡市中级法院法官用“本案不是拆迁安置纠纷,而是法定继承纠纷,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判决理由虽有欠妥之处,但判决结果正确”的基础上就驳回了我们的上诉。

  

  2010820日晨,无锡滨湖法院在没有通知被执行人(俞建华)到场的情况下,强行将没有两证的安置房执行给俞丽珍,听周围居民讲,兄妹纠纷为何动用这么大的声势,这和强制拆迁没有区别,而头顶国徽,身穿法袍的法官却说:“俞建华有四套房屋,应该给一套俞丽珍。”请问尊敬的法官:“产权证都没有,怎样认定俞建华有四套房屋?还有俞建华在该房中的合法财产(五卡车物品),难道就可以在你的强权非法的手段下消失吗?”

  

  201099日,有两位居民被滨湖法院主管执行的副院长邀请到法院,商谈此案,当时商谈法院有三人,居民两人,他们在商谈时法院也称该案是错的,但我们不可以改判,希望你们二位回去劝劝当事人,能否调解结案,两位居民回来后,也按照法院的意思与当事人讲明,当事人也听两位居民的劝解,等候法院来调解,谁知法院并没有与当事人见面,就在2010921日晨,采取抓人的手段,动用七八个法警,无任何手续,将正在景丽东苑做环卫工的当事人妻子用掐喉的方式反铐手铐送进拘留所,关押15天,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这起拆迁引发的遗产纠纷,由于基层干部的权力,法制变为人治,弄权弄出冤假错案,实属罕见,令人匪夷所思。